Archive for the ‘其實,這是一篇小說’ Category

電影『白日焰火』觀後

0

首先,無論出於什麼理由,任何第三方對電影作品的刪剪都是不可原諒的。

美羅城看完之後沒覺得是懸疑,也覺得有些地方交待很不清楚,於是又補看了一邊據說是完整版的。大意麼,無非就是張自立離婚導致精神恍惚導致過失致倆同事死導致被貶導致想尋回人生的意義導致破獲了聯環殺人案。

只不過,李連慶肯定不是吳志貞殺的。至於吳和李之間有無感情關係甚至約炮關係,沒看出有明確的證據。梁志軍無論是出於搶劫也好,敲詐也好,反正就是殺了包括李以及之後接近吳的兩個男人。這裡不是很明白:

為什麼張自立只關注第一個被殺害的人,也就是李連慶?案件到梁志軍被擊斃,也可以算是結案了,為什麼張自立一口認定就是吳殺死了李?也就是說,張自立這麼急著把殺害李的兇手歸結到吳身上,到底是出於什麼目的?
還有就是,為什麼張的兄弟隊長也得死?這樣當初抓捕時的四個人只剩下了張自立一人,這是不是在掩蓋什麼?

至於結局放煙花,乃至整部影片的意義,其實沒必要糾結太多,從性愛情慾的角度當然可以解釋通一些東西,但是為什麼不能把白日看成是自由的一半/殘缺的自由,這樣整個片的立意也變了,或者其實認為是導演/編劇湊時間也完全可以。文學/文藝作品嘛,作者本人也未必能說清楚“為什麼要這麼寫/這麼寫好不好,好在哪裡”之類類似中文閱讀理解做多才會想到的問題。

順便把另一部『夜車』也看了。風格比『白日焰火』還要陰暗,有人說潮濕,好吧,反正沒有好吃的看不開心。如果是看了夜車,再來看這部白日焰火的話,其實從情慾的角度看這兩部電影,也確可以有相似之處,只是夜車表現的更加直接些。





Post naviga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