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the ‘閉眼看世界’ Category

不一樣的網際網路 上海連鎖(零售)業大會有感

0

上週四,第九屆上海連鎖(零售)業大會暨亞太零售創新峰會2014在上海浦東洲際酒店舉行。雖然是一場零售業的大會,但顯然深受電商打擊的零售業主們,不會忽視網際網路相關的話題討論。不過,有意思的是,本次大會給我留下的最深印象是,零售業眼中的網際網路,跟平時接觸的網際網路,有著太多的不同。

零售業的網際網路更關注利益

本次大會中,被提及頻率最高的網際網路企業有阿里,小米,和微信。在這些零售商看來,網際網路只不過是又一種盈利形式和又一個利潤高地。阿里為什麼成功?美國IPO,市值僅次於Google;小米為什麼成功?作為小米公司一部分的小米科技2013年營收約265.83億元,淨利約3.47億元;微信為什麼成功 ?近5億活躍使用者,是一個全新的營銷真空地帶。

但是,雙十一每秒8萬筆訂單背後的高併發處理能力、小米對使用者的培養和精準分析、微信大義滅親式的對朋友圈的過度營銷所進行的監管,等等這些,和上述三者的成功密不可分。在電商和移動電商大舉迫近的時候,零售業更加看重利潤可以理解,但如果在零售業眼裡的網際網路也依然只有利潤的話,那麼即便勉強網際網路化,或者移動網際網路化,零售業依然沒有認清自己的對手是誰。

零售業的網際網路更遲鈍

在阿里巴巴和京東已經取得如此成就的今天,零售行業彷彿剛剛覺醒,開始研究移動網際網路。的確,網際網路是零售行業的敵人,而移動網際網路天然是零售行業的朋友。因為在PC網際網路時代,上網必然意味著不在零售店,而在移動網際網路時代,使用者更喜歡隨時隨地下單購買,並且便捷的完成支付。但是這樣的論斷到2014年末還在普及,是不是晚了一些?

甚至有一些演講者在講到未來科技趨勢的時候,把第三次科技革命都放在裡面。真正的網際網路界都已經開始談論第四次科技革命了啊。

參見 商業週刊中文網的 『歐美開始4.0版革命中國卻還在“淘貨”』

 

零售業更加“不懂”網際網路

當然,零售業界還是有一些比較敏銳的人,它們一早就開始嘗試移動網際網路化。

比如一些打著軟體公司名義進行市場營銷的公司。他們會告訴商業綜合體通過微信、二維碼和HTML5遊戲,給使用者選擇進入該商場的理由。這種誘導使用者分享的行為對微信朋友圈有無危害暫且不提,光光一個HTML5遊戲的製作和推廣成本要多少?而且最最不能理解的是,既然都fo了你公眾號了,為什麼不能爽快點直接發我優惠券,而必須玩過遊戲之後再拿到優惠碼?拜託,這裡是移動網際網路,大家都很忙ㄟ。

另一粒零售業不懂網際網路的栗子便是全家。

全家支援支付寶錢包,支付還有優惠,會被很多人認為是一個零售商移動網際網路化的正面例子。但是剛剛過去的雙12優惠全家員工有多累?一遍一遍的重複優惠額度名額有限,優惠範圍有限,以及大量客流導致的工作量劇增,勢必會對營業員的服務質量產生直接影響。

移動網際網路的大部分工作是由程式設計師通過程式碼間接完成的,運算能力不夠了網際網路公司花點錢加點伺服器,或者租雲伺服器應付一下就過去了,但是便利店的員工是活人,便利店的大部分工作都是由人完成的,而零售商來得及在一天之內新開幾家店麼?

至於每次去全家,都要忍受服務員一遍一遍的問“集享卡有嗎?”就更煩心了。且不說這種實體卡難不難看、帶著方便不方便,既然都支援支付寶錢包支付了,幹嘛不利用支付寶公眾服務號直接CRM呢?這簡直跟支付寶錢包支援Touch ID支付,但不支援Touch ID解鎖有的一拼。

的確,網際網路和移動網際網路發展,會帶來全新的商業機會和商業模式,但是要想加入網際網路和移動網際網路本身並不是只要http://零售業,或者零售業.apk就可以的。網際網路代表了一種生活狀態和生活模式,它是活的;而移動網際網路更是去中心化的,是不可複製的,甚至是反營銷的。如果只是照搬他人模式,或者帶著網際網路思維名義的宣講,那麼最後死的還是零售業自己。

大會反思

幾年前,曾經在twitter上跟人討論,蘋果到底是一家軟體公司,還是一家硬體公司。最後一致得出結論:蘋果是一家設計公司。無論是iPod,iPhone,MacBook還是Apple Store,都是那種一眼看上去就會讓人產生想去了解、甚至購買衝動的產品(零售店也可以看作是一款產品)。這種工業設計至上的文化甚至從硬體延伸到了軟體——我們現在可以說iOS 7的出現真正讓扁平化深入人心,雖然Windows Phone要走的更早。

單從硬體或者單從軟體上來講,蘋果並不沒有提供最具價效比的產品,其作業系統的很多使用者體驗也不是最佳的。但即便如此,星巴克裡,乃至大街上出現越來越多的還是蘋果——因為很多人買蘋果產品就是來裝的——那為什麼蘋果產品能裝?你們見過誰買一臺華為/小米/阿里的手機來裝的?因為蘋果是一家設計公司,只有設計頂尖的產品才能用來裝。

小米也一樣,小米的成功,或者說小米最近公佈的那些數字,更多的是歸功於小米清晰的產品定位和精準的使用者營銷。在準確把握目標使用者心理的基礎上,對產品進行精心包裝和宣傳,包括一開始低調做MIUI,順帶打造米粉及米粉社群,再到做小米和紅米手機,最後開始涉足包括客廳、路由器、移動電源等更廣泛的業務市場,無一不體現出了小米高超的營銷技巧。

以米粉為例,有人認為米粉是非常不可理喻的一群人,但其實就像電話騙子一口不標準的普通話以及各種露出馬腳的騙術是為了先篩選掉精明的人,降低自己行騙的時間成本,從而最大化行騙的成功率一樣,小米打造米粉和米粉社群的目的,也是為了最大化自己品牌的傳播力和影響力。

所以,會場上有很多人都在討論,為什麼市場上有那麼多同價位的手機,但只有小米算是成功。有人認為是因為小米是第一個做高性價比手機的人,有人認為是小米成功打造了粉絲經濟,有人說小米手機本身具有高性價比,有人說小米成功把握住了使用者心理。這些都有道理,但也都不完全正確。因為這些人仍然把小米當傳統手機公司在看,但其實小米是一家優秀的營銷公司,包括手機在內的這些產品都只是營銷手段而已。

​這也是本次亞太零售峰會給我帶來的一些感悟,在看待某些公司的時候,如果我們擺脫所在行業的侷限,是不是會有別樣的發現?


『星際迷航』短評

0

影片畫面很美,黑洞好好看,反正基本沒人見過。

前半段,大概一個半小時的內容資訊量還是很大的,不至於很枯燥。尤其是在運動中對接的情節和畫面,比地心引力好看太多。

最後其實只是在三維空間上做了一個五維的相容層,只是程式碼沒偵錯好崩潰了而已。 這個來的有點快,也有點假。至於之前有人吐槽過的用莫斯碼打微分方程。。反正人家都進化那麼快了,也就不用管那麼多了。

還有問題在於,如果那個 他們 是五維的人類,那麼為什麼要救三維的人類?就好比是五維的人類為了防止三維的人類滅絕,從未來解救三維的人類。可既然人類有能力進化到五維,要解救幹什麼。

其中還有些關於親子,繁衍的一些人性和倫理方面談論——有點意義,但也就難免不落入俗套了。。​


0

一直有個習慣,一個雙肩包裡必須有一把傘,傘在包在。這樣做是因為,一般只有在出遠門時才會背雙肩包,而目的地天氣多變,說不定就下雨了。作為一個隨時可能隨機翻出一個包出門的人,包裡隨時帶傘,可以最大限度地保護包內財產。

除了上學時的書包之外,現在雙肩包一共有3個,一個是當年招行運通卡還需要交180年費時送的新秀麗,一個是HTC的,另一個是Evernote聯名的Côte&Ciel。所以需要再買兩把。

一開始用的,是家父單位發的北塘聯圩定製款,已經記不清用了多少年了。隨後在 Amazon.co.uk 買了一把 Fulton 的 :

 

選擇亞馬遜英國,無非就是可以直郵罷了。這把傘參數可以參考 amazon.co.uk 介紹。

使用了一年多,感覺略小,雨大的時候,一個人都不夠。其實就重量看還是不錯的(口味偏重),單手持握無壓力;自動收合麼,聽起來也不錯,收的時候要再往回拉就是了。

這把傘的問題在於:首先是設計上的。下圖右上的鋼絲收斂處很容易在收傘時割傷虎口,不過還好流過兩三次血之後記住了;傘頭上的那個叫傘帽或者其他的東西,居然會不定期脫落,以至於現在已經不知道去哪裡了;另外就是抗風不行,沒多久就被吹彎了,上海應該不是座常年大風的城市吧。

 

所以在買第二把傘之前,參考了知乎上的這個帖子.

隨後正好逛微軟官方周邊商店的時候,看到有把傘很便宜,就順帶便帶了回來。

這把傘很輕,單指提無壓力。當然了,輕的問題很明顯,易彎。所以現在也是純屬紀唸了。

之後某天正好看到 Fab 在打折,就買了下面這兩把。其實不是很喜歡黑色的,但畢竟便宜了40美元,想想還是忍忍吧。

Blunt傘的造型很好看,像朵荷花。我也願意相信它宣傳的抗十級颱風能力。只不過,其傘布的用料似乎有問題。

5月26日,查到上海當時的降雨大致為500mm,然後這把傘在暴雨下,傘內部會偶爾有水滴滴下。

看了下,滴水可能是兩個原因。一是傘內外溫度差導致的冷凝水,這點把傘移掉的時候還是能感受到的;二是收傘時可能有誰倒灌進去,但可能性不大;三就是傘布本身的問題了。

於是給Fab和Blunt US各寫了一封郵件。

Fab二話沒說又寄了一把過來,Blunt US則表示會安排中國區代理商給寄過來,目前還沒收到。

不管怎麼說,Blunt US的態度還是可以接受的。只是真的有懷疑其設計或者用料上會存有問題。希望其新一代Golf G2上已經有所改進。

另外,今天還看到,其實Blunt在各個地區上的產品還有不同,比如:荷蘭的這把銀黃相間的,以及德國這把藍色的

 

隨後,在紅點英國網上,看到了一把徠卡的傘:

反正不要付錢,就下單了。之後客服稽核訂單的時候說,這傘也就45英鎊,運費+保險要100英鎊左右,我看還是算了吧。

之後,買了這把號稱終身保修的Davek Mini

這把傘確實很小,21cm長,撐開也不是很大,但居然比Fulton要大些…摸了兩下感覺手感尚可,@糖醋小衛 說看起來很像Blunt G1的配件…

所以現在下單了JSS 的這把:

JSS的傘,寄到中國的運費和包裝費似乎也不便宜。等訂單稽核之後才會知道要多少錢。

 

 

其實本來想買這把的,但是京東價格499,還沒貨。招行網上商城雖然有,價格也便宜,但總覺得花紋很難看。作罷。

最終目標是 Fox 家的,找一把純木質手柄,換絲綢面料的,加起來估計700多英鎊吧,嗯,一定會買。


電影『白日焰火』觀後

0

首先,無論出於什麼理由,任何第三方對電影作品的刪剪都是不可原諒的。

美羅城看完之後沒覺得是懸疑,也覺得有些地方交待很不清楚,於是又補看了一邊據說是完整版的。大意麼,無非就是張自立離婚導致精神恍惚導致過失致倆同事死導致被貶導致想尋回人生的意義導致破獲了聯環殺人案。

只不過,李連慶肯定不是吳志貞殺的。至於吳和李之間有無感情關係甚至約炮關係,沒看出有明確的證據。梁志軍無論是出於搶劫也好,敲詐也好,反正就是殺了包括李以及之後接近吳的兩個男人。這裡不是很明白:

為什麼張自立只關注第一個被殺害的人,也就是李連慶?案件到梁志軍被擊斃,也可以算是結案了,為什麼張自立一口認定就是吳殺死了李?也就是說,張自立這麼急著把殺害李的兇手歸結到吳身上,到底是出於什麼目的?
還有就是,為什麼張的兄弟隊長也得死?這樣當初抓捕時的四個人只剩下了張自立一人,這是不是在掩蓋什麼?

至於結局放煙花,乃至整部影片的意義,其實沒必要糾結太多,從性愛情慾的角度當然可以解釋通一些東西,但是為什麼不能把白日看成是自由的一半/殘缺的自由,這樣整個片的立意也變了,或者其實認為是導演/編劇湊時間也完全可以。文學/文藝作品嘛,作者本人也未必能說清楚“為什麼要這麼寫/這麼寫好不好,好在哪裡”之類類似中文閱讀理解做多才會想到的問題。

順便把另一部『夜車』也看了。風格比『白日焰火』還要陰暗,有人說潮濕,好吧,反正沒有好吃的看不開心。如果是看了夜車,再來看這部白日焰火的話,其實從情慾的角度看這兩部電影,也確可以有相似之處,只是夜車表現的更加直接些。


去去就回

0

其實最早第一次去澳門的時候,就想辦那張三幣通,也提前問過中銀澳門客服,說帶通行證就能辦。可是到了氹仔支行直接被工作人員拒絕,說必須澳門本地工作或者學習才行。於是就放棄(暫時)。

去年底今年初是在澳門待的,反正是休息,第二天醒來沒什麼事就隨便逛逛,沿着馬路走,發現一個路牌挺好看,沿着路牌的方向看到了一家大西洋銀行,再往前走是大豐銀行(之前已經得到明確回覆不能辦卡,本來還想試試大西豐銀行的客戶端)。打印了兩張憑條之後,看到一家中銀澳門,由於之前已經再次確認過,內地戶口是可以辦理三幣通,於是就過去問了,也辦了。

只是不曾想這卡由於要刻名字,必須3天后取。想想在澳門待三天的住宿費用,還是算了。不如再去一次。

於是某個0℃的早晨,帶3部手機(iPhone 5是記錄路徑玩的,4s待會兒會提到,Lumia 925是用的)和必備證件。就這麼來到了珠海。金灣比較偏,打車到灣仔口岸,花了CNY 126。途中記錯口岸,差點去了氹仔。另外經好心司機提醒,灣仔口岸中午停航,於是想着不如先去附近的珠海華潤銀行辦卡,然後吃了個飯,正好到1點多。

不過,印象中的華潤萬家聯名卡應該是豎版的,卡面也是很普通的,怎麼現在變成這樣了…期間櫃員還很糾結爲什麼一定要辦手機銀行而不是網上銀行。然後還多次讓我先把手機銀行app下好,下好之後跟我說之前用的是諾基亞手機,所以想看看界面是什麼樣……….開卡費用5元,就當買了個app吧。

從灣仔到內港,再到下環街,已經是很熟了。門衛不懂普通話,於是自己取了號拿了卡。當中桂圓的粵語雖然不是很懂,但是完全能猜到她應該講什麼,所以也就對付過去了。

這卡除了卡本身材質是透明的以外,採用了一戶三卡的形式…是不是很熟悉?浦發銀行的中移動借貸合一卡其實就是一卡種兩卡三卡號四賬戶,還能綁定倆手機,於是最終把自己玩死了還不知道問題在哪裏╮(╯_╰)╭

接着說這個三幣通,因爲有三個賬戶,所以可以給每個賬戶各自指定一個密碼,然後還可以設置海外交易功能是否開啓。取款在全澳的銀通網絡免費,香港以及內地銀聯和銀通網絡取款收HKD 20手續費。當然,在匯豐網絡又要額外收費了。另外,提款會受到每戶每天MOP/HKD/RMB 20000的限制,也就是每天累計取款約爲CNY 51000。

甲午

圖片下方都是人,直接取景的時候裁掉了…

哦,對了,中銀澳門累計資產超過MOP 1000就不會收取賬戶管理費,每年刷卡消費超MOP 2000就免次年年費,所以基本上不會有什麼額外的費用。唯一不方便的是,往裏面存人民幣屬於外幣,必須去櫃檯,那速度和國內差不太多,但是網點相對還要小一些…

隨後去找了中國電信(澳門),因爲看中了它的1卡2號套餐,不然中銀澳門的流動銀行不能用。由於不想開網絡,所以憑着隔天晚上查網點位置的記憶找到了一家,業務員一個勁忽悠買3網版的iPhone,並且說現在一卡兩號只有兩種套餐,非合約機用戶還必須交MOP 300的押金。

準備買的時候讓我試了試手機支不支持,結果Sprint版的4S居然一直在搜尋網絡,重置所有設置也不行,看了下重置後開機會有APN設置項,但是業務員也不知道APN是什麼,就知道忽悠買三網版iPhone…

就快回到內港碼頭的時候,突然想起隔天查到附近還有一家網點,於是又折回去。想起某導航的離線地圖曾經有下過澳門的數據,查了下還真的只有想去的那家…去了之後營業員表示某些套餐只有在位於皇朝的總部才能辦。看了下路略遠,內港碼頭關閉倒也可以走拱北,就怕趕不上飛機。

想了想還是趕上了當日最後一班回灣仔的輪渡。買完票發現中銀卡(不是中银卡)可以打折…

到了珠海之後,打車到城市航站樓,CNY 26;記錯時間買晚了一小時的班車,CNY 25。最後就是18.42到機場,19.45提前登機的節奏。

整個一天下來還是有點累,每天通勤估計吃不大消…

 


票子

0

最近似乎看到不少人都在數票子,不管是在數誰的。於是趁著回家,把這些年的火車票都整理了一下,過年嘛,就適合做些個憶苦思甜的事。

有記錄的第一張火車票,出現在2007年的夏天。從火車票上可以看到,這是一列無錫開往常州的動車。這張票上:

  • 右上角的無錫與左下角的「30497」這五位數字相對應——這五位數字是用TMIS車站碼表示的車站代號,對於直管售票處來說,第1位為路局碼,第2-5位則介於9900-9999之間;
  • 而隨後「00」則代表了購票方式,其中00-09為車站發售、10-19為預約預訂、20-29為代售、30-39為自動售票、40-49備用、90-98管理、99技術維護;
  • 「012」則是售票窗口碼,具體內容為:1-200售票、退票、預約預訂窗口;201-255管理窗口。對於售票方式碼為20-29的,窗口號通常為代售編號;
  • 「0626」則是這張票的入賬日期(入賬日期和乘車日期差一天,說明這張票的列印時間**可能**是在當天下午交班後);
  • 打票/入賬日期後的一段,則與左上角的票號一致,其中有些鐵路局還會在左上角票號前列印上售票窗口號,這裡就是「12」,與上文的「012」相吻合;
  • 而票的最後四位,則是代表里程數;
  • *在舊式軟紙票上,如果行程400千米下則站名為魏碑體列印,400千米以上則為黑體列印。

這輛車據說後來一直沒人找到過 :mrgreen:

「N」代表「內」,也就是管內快速列車,以與跨局快速列車的「K」相區分。不過2009年4月1日之後,「N」字頭取消。

「A」字頭代表「按需開行」的「按」字的首字母,即之已經排好了「L」字頭臨客,後來由於鐵路客流超出預計需要再額外增加的臨客。同樣,2009年4月1日之後,「A」字頭取消。

這列車開了4個多小時…

  • 1開頭的四位數車次列車,一般跨三個或以上鐵路局;
  • 2開頭的四位數車次列車,一般跨兩個鐵路局;
  • 4和5開頭的四位數車次列車,是管內普通快速列車;
  • 6/7/8/9開頭的四位數車次列車,一般經停所有能停的車站;

「T」麼當然就是特快咯…不過T776也沒有了,現在應該是T7776。

之所以提這張,是因為自2009年4月1號起,

除無字母前綴的普通旅客快車和普通旅客列車,以及臨時旅客列車外,其餘管內客運列車車次的數字部分均由1—3位升為1—4位,即等級代號+四位數字的車次編號方式。

這也是為什麼之前說T776沒有了的原因。

第一張新版火車票。

雖然票面部分有所改變,但其實展示的基本含義並沒改變,除了不再直接顯示里程。

滬寧城際鐵路通車首日,第一次滬寧高鐵之旅,其實時速也就維持在250KM。隨後很長一段時間內,大多數動車時速由250降回200,並且極難買到,而此時票價則紋絲不動。。以南京-無錫為例。最初動車南京-無錫間準點運行時間為68min,到晚點最嚴重時,列車時刻表上顯示所需時間已近90min,還不考慮實際晚點時間。

快車不解釋。

跨局動車。第一次進京,好激動。一般來說,跨局的,也就是車等級相同,但是數字較小的,有較高的通行優先順序。

買不到回來的票,多虧了@xzzxyd 同學的幫忙。這也是第一次乘動車一等座,好奢侈。

第一次武廣高鐵,時速348KM。那時候距離武廣高鐵開通已經有一年了,但是那時當地高鐵普及程度遠遠不如滬寧線。

已停開。

D29,應該是坐過數字最小的動車了。已取消。

招商銀行信用卡購票,然後改簽,會有一個招的標誌。(中國銀行借記卡好像沒有。

「C」,城際鐵路,這條是金山鐵路支線,也被稱為22號線。時速最高僅為160KM,約為地鐵的兩倍。

P.S. 其實仔細觀察你會發現,車票上的進站閘機所打的箭頭其實是資料傳輸開始的按鍵,出站閘機打的方塊則是資料傳輸完成的標誌。至於資料傳輸速度,K(qiān)M(zhào)/h…

最奢侈的一次火車之旅。

傳說中除了專列之外,優先順序最高的火車:

終於買到了管內直達——「Z」字頭。

其實這次本來還有機會買「L」開頭的臨客,不過擔心趕不上後續列車,最終還是作罷。

儘量不要買這種“軟臥代動車組”,睡的不舒服。當然乘之前未必知道。

目前看,除了採用內燃機、以「S」開頭的北京市郊鐵路S2線,「Y」字頭的臨時旅遊專線,以及之前提及的「L」臨客以外,其餘好像都有坐過。感覺除了下鋪之外,還是動車二等座最適合睡覺,因為部分一等座未必可以調节座椅。


滇・逛

0

發現大理古城基本上看過了,酒店又不兼容Mac OS X,所以用WriteRoom寫博客也不錯。

以爲,作者不是妓女,只需對文本負責,不僅無需照顧讀者的感情,更應該抱着一種“in the world of words, I am the king”的心態,居高臨下的藐視讀者。

是爲題記。

從上次去香港開始,發現自己已經越來越不敢,或者沒有那種說走就走的想法了。即便這次來雲南,也糾結了很久。當然,在外人看來還是很突然的。

帶着兩部手機和一部MBP,並衣物少許,夾傘一把,附銀行卡若干,就這麼來到了號稱春城的昆明。沒有相機。

感覺國航似乎還是很準點的,印象中三次國航都沒有晚點,東航兩次都晚點,而且兩次都不能自助值機(sudo rp check failed)

2元的非空調漏雨景觀車,8元的起步價,以及人行道兩岸遮天的梧桐樹,甚至是公園景區的一些磚瓦、地磚,都讓人想起了十幾年前的無錫。

十幾年後,無錫迎來的是經濟衰退、本地文明消亡。

仇和一向以狠抓計生工作出名,以年均千分之六的當地常住人口自然增長率來看,昆明從兩三百萬到六七百萬用的時間,似乎不會這麼短。另外昆明的房子也賣的還不錯。

這十幾年來,無錫的確有過亮點,比如物聯網、雲計算、破產的尚德、2007年時可以放心飲用的太湖藍藻水,以及最近的數字影視基地等等——滇池附近也有中國電信的雲計算中心、滇池的污染比之太湖還有過之無不及。

有些人拍照是爲了記錄美,有些人只是爲了記錄信息。信息丟了不一定有什麼,美失去了難免會難過,而信息又是早晚都會丟失的,所以爲什麼要把美丟失兩遍?看過就好…

自從懂事以後,就無法理解爲什麼要把長得很醜的自己和後人寫的很醜的翻新石頭啊、翻新牌樓啊之類的合影,又不是韓國人…

海埂公園在造的假山,和其他古鎮一樣髒的大理古鎮,普陀、西山這些平日里耳熟能詳的地名,其實還能忍。直到看到上海灌湯包、南京灌湯包、天津灌湯包以及杭州灌湯包之後,忍不住問自己——這就是我想去的地方嗎?主要都不甜纔是重點吧(大誤

我想去哪裏?

有些事情,雖然暫時沒有殃及,但是這樣的處理方式着實讓人心寒。一向認爲,通往西朝鮮的道路是每個人鑄就的。

只是不明白,看到那飽受污染的滇池水,那到處被粗糙翻新的古鎮,那早已不淳樸的民風,你還在找什麼?

行邁靡靡,中心愮愮。


Post naviga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