鋻往開來 2012年手機產業回顧與展望

能否再續輝煌

今年,是第一代iPhone發佈五週年。長久以來,蘋果給人們的印象除了這個星球上最優秀的工業設計外,還在於其產品的易用性和穩定性——雖然配置不一定是最高的,但是起碼上手簡單,也不怎麼出錯。可是,自從蘋果換了CEO之後,從iOS 5的Siri,到iOS 6的蘋果地圖,我們發現蘋果變了。

Siri的語音識別準確率一直有待提高,內置地圖的各種奇怪問題更是在各種SNS上被廣為傳播。蘋果官方對此的解釋是——這只是一個Beta產品。 Beta?那不是蘋果痛恨的谷歌的特色麼?把一個還處於測試期的產品拿出來飽受嘲笑,置蘋果品牌形象和用戶體驗於不顧,難怪庫克在此之前就已經有計劃的把股票分紅給股東。

體驗上的不穩定只是一部分,對蘋果的擔心更多的是出於對喬布斯辭世後,蘋果內部創新源泉已經枯竭的擔憂。蘋果每條產品線一年,甚至幾年就出一款產品,消費者允許蘋果在一兩代產品之間採用相同的外觀設計,但前提是用戶體驗上要有明顯的革新。但是從iPhone 5身上,除了奇怪的屏幕解析度、不兼容的nano-SIM卡、不兼容的資料線、掉漆的外殼以外,很難看到有什麼革新的地方。

網傳iPhone 5S假想圖

當然,並不是否認iPhone 5的處理器有了大幅提升、屏幕採用in-cell技術、攝像頭挪位對用戶體驗沒有明顯改善。只是,從iPhone 5身上看到的,一如iOS 6的蘋果地圖那樣,只是一個Beta產品。如果說地圖和Siri這類產品必須大量用戶去試用之後才能不斷完善,因此蘋果採用公測的方式面向全部顧客發佈還情有可原。但是如果蘋果今後的所有產品都會和谷歌一樣,先公測,再改進,那麼,用戶何必花上更高的價格和長達一年的等待,就為了等這麼一款工程機呢?

除了iPhone之外,我們也注意到,2012年WWDC上發佈的視網膜屏MacBook Pro外觀設計又回到了2009年的“熊貓本”時代;至於iPad,除了iPad mini縮減了屏幕尺寸之外,其餘四代在設計上幾乎毫無創新。

此外,蘋果高級副總裁、全球零售部主管、Apple Store的主要創立者Ron Johnson也早於去年11月初便辭職。據外媒報道辭職原因是“庫克因‘其他渠道的Mac銷量比蘋果零售店高’一事向囧桑強烈施壓。失去喬布斯支持的囧桑認為要說服庫克和CFO Oppenheimer繼續保持‘體驗高於利潤’的思路是不可能的”。

一直以為,蘋果的偉大,在於其對用戶體驗的極端重視,而這種重視的主要體現,便是其對設計的極致追求。無論是具體的蘋果產品,還是蘋果零售店,都堪稱是一件藝術品。

但是在庫克的帶領下,蘋果開始減少對工業設計的投入,更多的依靠普通的營銷手段,比如更加注重之前不關心的中國市場、更加注重同股東的分紅、更加注重零售店的利潤,而這些都在逐步影響其用戶體驗。

我們再以庫克為蘋果地圖道歉為例。我們此前,喬布斯也遭遇過iPhone 4的天線門。包括紐約州參議員、影響力非常大的《消費者報告》、微軟COO、摩托羅拉、諾基亞等都紛紛出面批評和嘲諷,可喬布斯硬扛著沒有道歉,更沒有任何人因此離職,反而把這個事件當成一次絕佳的營銷機會。

因為喬布斯堅信自己的產品是最好的最完美的,僅僅是犯了其他所有智能手機都會犯的錯誤而已;因為喬布斯把自己的產品當成是自己的作品,是藝術品,優秀的藝術家最多只會接受自己的作品無法為世人理解,而不會認為自己的作品不好;因為喬布斯自信、獨斷、傲慢,因為喬布斯更注重設計和體驗,而庫克只是一個 普通的銷售。所以喬布斯會再次發明手機,並且堅決不認錯,而庫克只能如普通銷售那般例行公事。

換言之,庫克沒了喬布斯的那種自信,沒了對自己產品的那種像中國人心疼自家孩子那般的庇護,更沒有喬布斯那種凌然於人的傲氣,而這些都是喬布斯迴歸蘋果後,蘋果產品能迅速獲得市場認可的重要原因。

再結合iPhone 5和iPad mini的發佈,我們可以發現,自從庫克全盤接手蘋果以來,蘋果內部確實在經歷著一些深刻的可以說是文化層面的變革。比如對新品保密策略的絕對放棄、4英寸屏幕的iPhone、迷你版iPad、CEO親自為地圖服務道歉以及開掉了堅持同形設計、行事風格類似喬布斯的 Scott Forstall等等。

我們無意批評庫克這種更親民、更傾向於一個華爾街普通高管的做法,也不是說這些改變就一定會把這家公司拖入歧途,畢竟一個公司不能在現有成績上固步自封,適當的改變,有利於公司的長遠發展。但是從消費者對近兩場發佈會以及相應新品的反應來看,情況似乎不是那麼樂觀。

今年十月底,蘋果公佈了新一季的公司財報。最新財報顯示,蘋果今年第四財季共售出418萬臺iPad,環比上漲28.4%,但低於此前分析師預計的500萬臺銷量的預期。這也終結了蘋果產品持續超過投資人預期的歷史。此外,在中國、歐洲等一些市場,蘋果產品的市場份額也在逐漸被Windows Phone 8蠶食。

一直有個爭論,到底是應該去改變世界,還是先改變自己。史蒂夫·喬布斯選擇了前者,他傾向於高高在上,主動為用戶創造需求,並讓用戶心甘情願的為自己的產品改變。儘管也犯過一些錯誤,但他畢竟成功改變了包括動畫、多媒體播放器、在線音樂、手機、平板電腦等多個領域;而蒂姆·庫克似乎選擇了後者,他更傾向於躬身傾聽,主動迎合消費者的需求,並樂意為消費者改變。

對於這顆失去了改變世界壯志的蘋果,我們顯然已經不能以“改變世界”的標準去要求它。或許,這是庫克獨特的改變用戶的方式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