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聯網巨頭緣何難服中國內地水土「課堂演示版」

谷歌涉黃(新聞鏈接

但是,這只是CCTV一家之言。至少,我們可以看看CCTV論據的真相

最近,CCTV又以美國輕喜劇劇欲望都市為鐵證,對谷歌以及 Google 涉黃提出了新的„控訴“:„谷歌英文表现的淫秽程度都远远超过中文网页“

退一步說,即使從谷歌搜索到所謂„低俗信息“,谷歌應該承擔責任嗎?

我們可以看看這樣一些事實:英國判例判決書

英國法官David Eady判定google無需對搜索結果中的誹謗用語負責。本週二這位法官表示搜索完全通過計算機進行,並且搜索關鍵詞不是搜索引擎決定的,因此 google不屬於誹謗發佈者。google兩年前在荷蘭、今年在西班牙和法國都受到類似起訴,並在所有訴訟中獲勝。(via

某文對此作了進一步分析:

「搜索引擎只作為一個信息的搜集和查找工具,它本身不會產生內容,因此將存在„低俗色情“內容歸咎於搜索引擎是一種懶惰的表現,如果要打擊色情內容,那就應該從根源上將其消滅,沒有搜索引擎我們依然可以登陸色情網站。搜索引擎並非信息傳播的唯一渠道。

而對於圖片搜索裡出現的相關關鍵詞,搜索引擎更不應該負上責任,這些相關關鍵詞是由網民„投票“產生的,所謂„投票“是指網民搜索次數越多,這個關鍵詞就會被投得最多„票“,從而出現在相關關鍵詞裡面。因此,並不是Google提供了這些„聯想詞“,而是Google告訴你網民最經常搜索甚麼,這是一種事實的反映。這是搜索引擎公正性的一種表現。

而如果要搜索引擎禁止這些聯想詞,從側面來說,這和禁止大腦產生聯想沒甚麼區別。

央視口口聲聲說google將外國的色情內容帶進了國內,但從報道裡展示的關鍵詞„性開放圖“的結果來看,第一頁的搜索結果全部為國內網站。

對於網站而言,如果搜索引擎將所謂的„低俗“內容過濾,對一些網站來說後果是嚴重的,首先是因為對於„低俗內容“並沒有一個準確的標準,其次是搜索引擎本應為全體網民服務,而不是為„願意被保護的未成年人“,毫無必要要全體網民都成為未成年人。」(via

很顯然,搜索引擎不應該對第三方發布的內容負責。